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中国第一赌王:文可华国富可敌国妾可倾国妄想称帝建国

编辑:admin 日期:2021-11-16 08:31 分类:企业动态 点击:
简介:它的主人是中国近代一个风云人物,他就是有刘三国之称的中国第一赌王刘学询! 刘学询老家离孙中山家只有二十多里地,他比孙中山大9岁,孙中山和他关系相交莫逆。 刘学询年轻的时候是个纨绔子弟,小时候没少折腾, 习武练剑、飞鹰走马样样精通。 但玩归玩,刘

  它的主人是中国近代一个风云人物,他就是有“刘三国”之称的中国第一赌王——刘学询!

  刘学询老家离孙中山家只有二十多里地,他比孙中山大9岁,孙中山和他关系相交莫逆。

  刘学询年轻的时候是个纨绔子弟,小时候没少折腾, 习武练剑、飞鹰走马样样精通。

  但玩归玩,刘学询天赋异禀,才华横溢,12岁这年,他在家中挂出条幅——“不扫一室”。

  从此,刘学询一改常态,成为一个著名的文学家,他尤其擅长书法,有“文可华国”之誉。

  刘学询与番禺的蔡乃煌、南海的江孔殷、香山的钟荣光,并称“广东文坛四大金刚”;

  搁普通人,那就慢慢等呗,总有出缺的一天,候补道台也是铁饭碗,也是官老爷。

  所谓“闱姓”,是道光年间的广东出现的一种赌博,就是在科举考试前,将每个应试者的姓印在彩票上,定价出售,由购买者填选中榜者的姓。因此也叫“卜榜”。

  清政府对这种公然践踏神圣的抡才大典的行为深恶痛绝、明令禁止,违令者格杀勿论!

  但是,光绪年间的清政府内忧外患,焦头烂额很多法令形同虚设, 执法人员更是睁只眼闭只眼, 只罚款、不取缔。

  但是,张之洞发现,在广东搞洋务运动,财政资金严重不足,要扩大财源,只有发展博彩业。

  张之洞为了筹集资金,当时分管全国禁赌工作的兵部尚书彭玉麟提出申请,强烈要求开放广东省的赌博业。

  巧合的是,彭玉麟也是著名的改革派,两人一拍即合,奏请朝廷批准开放赌博业其中的一项。

  刘学询看中的就是这个商机,他凭借自己在清朝官场的人脉,在广州开办了“闱厂”,积极参加政府组织的招投标活动,在第二届闱姓赌博投标中,刘学询终于中标,承包了1890年至1896年的六年闱姓赌博,很快就将“闱姓”搞得风风火火。

  从此,刘学询操纵广东科举,“其金钱势力以左右士子之成败,及官吏之进退,典试者莫不仰其鼻息”。

  迅速暴富起来的刘学询 娶了12房美妾, 并在广州西关荔湾建起了一座刘园, 极度奢华。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6月,两广总督谭钟麟、广东巡抚马丕瑶迫于舆论压力下令禁赌。

  这个举报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确有其事,刘学询不幸的成为谭钟麟、马丕瑶杀鸡儆猴的那只鸡。

  但是实际上,谭钟麟本身就是刘学询的保护伞,刘学询最终发动自己的关系,恢复了功名。

  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和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康有为和别人两次联名弹劾两广总督谭钟麟,包庇“巨蠹”刘学询,与刘学询狼狈为奸。刘学询因此被罚100万两银子,被迫逃离广东到杭州避风。

  但是,刘学询很快就东山再起,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1月,李鸿章被任命为两广总督。

  因为,张之洞、彭玉麟、李翰章的关系,刘学询成为李鸿章的座上宾,并成为李鸿章的幕僚。

  在这些官场巨头扶持下,刘学询在广东的博彩业又活了过来,再度成为中国赌博业的骨干大亨。

  经此一遭,刘学询更加迫切地意识到,在大清,一个人再有钱也只能被人当韭菜收割。

  而刘学询的政治活动和他的两个老乡,孙中山和康有为(康有为是广东南海人)密切相关。

  在救亡图存的近代史上,康有为是维新派和保皇派领袖,拥护清朝皇帝统治,同时主张清政府实行宪政,进行维新改革。

  而孙中山很早就意识到康有为这套行不通,坚决主张革命,推翻清政府的腐朽统治。

  光绪十八年(1892年), 孙中山会见康有为,希望说服康有为,两人联合革命。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10月,孙中山从日本回国, 筹办第一次反清武装起义——广州起义。

  这次起义,因为消息泄露所购枪械在广州码头被缴,四十多人当场被捕,陆皓东等人牺牲,起义还没来得及发动,就宣告流产,孙中山被迫流亡海外。

  刘学询对孙中山说,逸仙老弟,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起义要成功,得有钱,我刘某人别的不多,就是钱多,我们俩合作啊……

  于是,刘学询仰仗着自己资金丰厚,以朱元璋、洪秀全自居,他做起了皇帝梦,企图联合孙中山,推翻清朝,自己做皇帝,他把孙中山当成了自己的开国元勋。

  在孙中山后来组织的多次起义中, 刘学询多次为孙中山提供财力支持,他成为孙中山革命的最大金主之一。

  当然,刘学询也是想多了,孙中山也以洪秀全第二自居,又岂会屈居刘学询之下。

  刘学询傻乎乎地信了,一直给孙中山筹备资金。据记载,刘学询为孙中山筹备的资金数目从五千银元到五万银元不等的电汇款项多达30多个。

  消息传到以康有为和梁启超为首保皇党的耳中,他们对孙中山和刘学询恨之入骨。

  在康梁等人看来,刘学询要比慈禧太后的狗腿子李鸿章、荣禄还要可怕,李鸿章、荣禄也是维护清朝统治的,刘学询表面上是大清的官商,暗地里却想要大清的命。

  “卯金 (即刘学询) 富而多谋, 今以全力谋我, 阻力之大过于荣 (指荣禄) , 不可不先图之。”“豚子不宰, 我辈终无着手之地。”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4月24日,刘学询从澳门返回广东, 刚到广州口岸,就被保皇党的刺客一枪击中胸口。

  刘学询当场血流如注,好在他命大,衣服穿得较多,子弹仅入皮肉三分, 捡回了一条性命, 但也足以使其胆战心惊了。

  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闽浙总督许应骙、四川总督奎俊、铁路大臣盛宣怀、山东巡抚袁世凯、浙江巡抚刘树棠、安徽巡抚王之春和广东巡抚德寿等人提出“李鸿章大总统”方案:一旦北京不保,就共同推举两广总督李鸿章出任中国“总统”以主持大局。

  在东南互保中,刘学询表现极为卖力,怂恿李鸿章和孙中山联合,趁乱搞“两广独立”。

  刘学询写信给孙中山说:“李鸿章因为北方义和团运动想要广东省独立,想要以您为助手,请立马来广东协同进行。”

  可是,李鸿章权衡再三,拒绝了刘学询的建议,当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慈禧太后出逃西安,下诏李鸿章勤王后。

  因为当时刘学询在上海,孙中山没能及时通知他,所以资金短缺, 起义最终失败。

  起义失败后, 孙中山曾经派日本浪人平山周给刘学询带去一封秘信, 表示愿意唯刘学询马首是瞻。

  孙中山在信中表示:“或称总统, 或称帝王, 弟决奉足下当之。故称谓由足下裁决。”

  而且,自此之后,刘学询就再也没有和孙中山的革命党联系,他的皇帝梦就此破灭,随着局势的推移, 他逐渐退出了政治舞台。

  刘学询的皇帝梦破灭后, 他开始退隐西湖,游山玩水,栽花种竹, 与诗书为伴。

  早在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刘学询就以每亩200银圆的高价, 买下了位于杭州西湖丁家山南面傍湖的36公顷土地(一公顷等于15亩)。

  刘学询是正牌进士,文化品味非常高,而且还具有钱,他花费巨资,最终耗时五年,基本建成一个建筑面积1369平方米大型私家别墅(差不多半个故宫大小)。

  他亲自取名为“水竹居”(因为主人是刘学,因此又名刘庄),并且他自题一幅“水竹居”的楹联: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就在“水竹居”建成的那一年,因为刘学询债务问题,水竹居被查封。

  1912年,民国认定刘学询所欠大清银行的贷款属于公款,便将水竹居拍卖充公,标价两千万两。

  当时康有为就住在“水竹居”里,康有为住了一个月后,又在“水竹居”北面丁家山及山脚买下大片土地,历时四年建造成了一个自己的公馆—一天园(即康庄)。

  1927年3月21日,康有为去世,刘学询高兴得不得了,就差打鞭炮庆祝了。

  没有心结的刘学询从此活得分外潇洒,晚年的刘学询身体非常强健, 在他79岁高龄的时候, 仍能吃大块的肉, 跑崎岖不平的山路。

  1952年, 水竹居与天园被收归国有, 水竹居成了浙江第一招待所, 这就是现在的西湖国宾馆。

  1953年12月26日,在生日这天,启程来到了杭州,这是他阔别32年后,又一次来到浙江。

  从12月27日至1954年3月14日,率领宪法起草小组,在杭州完成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初稿)的草拟工作,经过反复修改和征求各方面意见,于1954年9月20日正式通过了新中国首部宪法。

  非常喜欢杭州,新中国成立后,他到杭州次数有43次之多,累计住了1000多天。他曾动情地说过:

  因为,水竹居这个私人别墅,被赋予了特殊的历史含义,因此名垂青史,在世界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